当前位置:主页 > 大全世界 >从九歌少年小说参赛经历谈我如何选材 >

从九歌少年小说参赛经历谈我如何选材

发布时间:2020-06-17作者: 阅读:(122)

从九歌少年小说参赛经历谈我如何选材

试读连结

我的第一本少年小说「姑姑家的夏令营」,写的就是我在乡下生活的童年往事,当时没有电脑,完全稿纸手写,大约两个礼拜的时间完成四万五千字,由于大部分都是真实经验,因此写起来轻鬆有趣。这篇作品获得「九歌现代儿童文学奖」的佳作,给了初出茅庐的我很大的信心和勇气。

第二年我参加同样的比赛,心想已经写过童年生活,应该来写点别的题材,换主角来展演另一个故事。我想起小时候最让我期待与兴奋的「妈祖生」办桌活动,同学之间会相互邀约到彼此家里「吃拜拜」,亲朋好友欢聚一同的难忘场面。在考量趣味性和文学性之后,我决定把主角设定为一位国宝级办桌总铺师的儿子,在家人的反对下,仍然坚持喜欢做菜的热情,以取得长辈的肯定。丰富的办桌菜是书写表演的重点,热闹的电子琴花车隐藏一位可怜的歌舞女郎,还有办桌文化中流传的「拚桌」比赛,都能製造高潮。但由于隔行如隔山,要揣摩总铺师的心情,要蒐集烹饪的资料,办桌菜的文化,都是令人兴奋有辛苦的工程,这一篇同样是手写稿纸,日日孜孜矻矻,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完成。

这本书是「第一百面金牌」,我拿他参加比赛,获得第三名的成绩。

那一年颁奖典礼后几个月,发生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亡两千多人,社会气氛一片哀戚,许多灾童失去亲人,被迫寄宿寄读到其他地方,我的班上也收到了一位南投的灾童。我感触很深,很想写一本书来抚慰他们(其实也抚慰我当时因震灾低落的心情),便创造了大地震十年后二十岁的少女,一位美丽的茶艺技师,以第一人称来回顾十年前遭逢巨变的心情,与后来受到恩师以艺术治疗辅导她走过伤痛的经过。书名叫做「又见寒烟壶」,获得九歌比赛的第二名。

接下来那一年,无可讳言,我一心一意为拚搏第一名而努力。衡量读者兴趣、评审要求和我的能耐,想来想去想破头,到底要写什幺主题才好呢?无形中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最后我放下外在的评估,再度低头审视自己的成长经验,最终选择家乡最让我感动的故事。

我的家乡是嘉义新港,有一座名闻遐迩的妈祖庙奉天宫,每天都有很多香客前来进香,尤其是来自大甲,徒步八天七夜徒步而来的欧巴桑们,最令人感佩。这一回小主角是欧巴桑的孙子,陪阿嬷徒步进香,却发现身为养女的阿嬷偷偷在寻找不知何处的娘家,只因她年老不得不搬离乡下,移住到都市儿子媳妇家中,却感受遭人嫌弃,寄人篱下的悲哀。热闹欢庆的庙会中,阿嬷荒芜孤寂的心境成强烈对比,我在写作时也不免抱头痛哭了好几回。

这本书「妈祖回娘家」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为我拿下第一名的殊荣。

记得在颁奖典礼上致词时,我开玩笑说:「我不但得到第一名,还获得进步奖,因为我从佳作,一路晋级第三、第二到第一,年年进步,缔造记录。」跟那些第一次参赛就得到首奖的人比较起来,我显然不是写作天才。不过,一次又一次的研究、探讨、检视、反省、改进,都给自己慢慢提升自信,并且确立了我将以写作少年小说为职志的重大决心。

信心来自小小成功的累积,而写自己熟悉的并感兴趣的题材,是成功的关键。透过回溯这四次参赛经验,我发现到初初从事创作的人,在还没能练就十八般武艺之前,回归创作者本身所熟悉的生活体验、深刻感触去选材,是最真诚、踏实而可行的态度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