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全世界 >医疗无国界(一)‧宋睿祥医生战火烽烟寻生路‧包装袋代替头皮奇 >

医疗无国界(一)‧宋睿祥医生战火烽烟寻生路‧包装袋代替头皮奇

发布时间:2020-06-19作者: 阅读:(932)

医疗无国界(一)‧宋睿祥医生战火烽烟寻生路‧包装袋代替头皮奇宋睿祥,台湾第一位无国界医生,曾进入烽火漫天的也门,战火中的救援让他体验到“战争的无情”和“生命的脆弱”,在那刻,他坦言,勇敢不是不害怕,是即便怕得双脚发抖,他还是愿意去做他该做的事。战火中,病房里苍蝇满天飞,一打开伤口就可能被感染,都是在没麻醉的情况下换药,因人手实在缺乏,只能从伤势轻到重再以卡片颜色决定治疗,绿、黄、红、黑,如果被分配到“黑卡”,就等同被判了死刑,他说,每一挂上黑卡,他都是把心一狠,不抬头看任何人,做起判断谁生谁死的残酷分类工作。被炸弹刮去头皮的小孩,在他的记忆里刻得很深,当时医疗不足,紧急之下只能用点滴的包装袋代替头皮,缝合在小孩头上,万万没想到,小孩竟奇蹟般活了下来。在烽火连天中,若离开医院就遭受炮弹攻击,他更曾一天签下6张死亡证书,他深刻感受到自己在那里,就像是倒入大海中的一小匙盐,并不能改变大海的味道。出生在医生世家,现年39岁的宋睿祥,是台湾外科主治医生。18年前,在无国界医生摄影展中,被一张阿富汗难民骨瘦如柴的小女孩照片给震慑住,小女孩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就这样,他毕业后去了香港申请参与无国界医生,更成了台湾第一位无国界医生。宋睿祥的父亲宋永魁是台湾知名妇产科权威,宋睿祥虽也和父亲一样踏上行医路,却选择了另条独特的方向:当无国界医生。宋永魁一面肯定儿子的理想,一方面又为孩子的前途烦恼,怕他和同学比较起来,跑得太慢,但对于儿子的勇气和选择,还是很感动的。第一趟感受生命脆弱第二趟与战火交接2004年,西非的利比里亚(Liberia)是宋睿祥的第一趟任务,在那落后、医疗匮乏的国家,他深切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第二趟任务,则是进入了烽火漫天的也门,亚塔医院就在政府军与游击队交战的火线上,那一趟,给他带来了永生不忘的深刻影响。的确就像好莱坞电影般,他一到医院,就有一架战斗机从头顶上飞过,子弹纷飞,行李还没放下,就有名伤口不断渗出鲜血的妇女,送到他面前。生也是人,宋医生坦言,受命时,并不晓得自己会面对战争,在航程中,也门才发生了内战。那时,他们有再确定他的意愿,即使内心一凉,也很害怕,但他还是坚定了想参与的信念。在也门的战火中,不到30岁的宋睿祥抢救了无数受苦受困的灵魂。但他也说,战争并不像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令人血脉贲张,战争的现场其实是令人恐惧的,一颗子弹就能带走一个生命,一颗炸弹,就能毁掉一个家庭。在当下,他体会到自己所能做的实在有限,自己的渺小。深切体会活着就是一种幸福“伤口会癒合,但是被无情战争撕裂的心,我却无能为力。”他无力地说。当时,只要一离开医院,他们就会被砲弹攻击,他们每天都得抢救在隆隆炮声中一批批血淋淋的病患。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在战火中,他们体会得更深切。“也门北边的亚塔,当时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两军交战的中心,医院原本是一个简易的门诊医疗中心,无国界医生于一年多前进驻之后,改建成一个约有30张病床,2个手术房,以及急诊室的医院。”他是当时唯一的外科医生,必须处理所有的外科急症,对骨科,整形外科以及妇产科并不那幺熟悉的他,在那样的状况之下,甚幺都要会。在伊斯兰国家,他们也面临了种种的考验,在也门,女人都比较保守,比如有一名产妇,胎儿已被脐带绕颈一段时间了,还是坚持不让男医生看,当时他们着急不已,最终急救了婴儿半个小时,才终于听到他的哭声。宋睿祥从也门回来后,更推出了一本书《回家的路是这样走的》,记录下他在也门四十五天的行医经历。以小卡片颜色决定生死宋睿祥说,如果人间有地狱,战争的现场,就是人间炼狱。于他印象最深刻的,应该就是菜市场遭到炸弹轰炸的那刻。他说,剎那,医院瞬间涌入大量伤患,急诊室内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在人手不足别无他法之下,他决定以残酷的“派卡”方式由轻到重安排治疗顺序。电影《珍珠港》(Pearl Harbor)中,女主角曾以口红在病人的头上做记号,宋睿祥当时就像电影情节般,以绿、黄、红和黑的小卡片,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绿色是轻伤、黄色是可以等,红色是指若不马上处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最后一级,是黑色的。挂上黑牌的孩子活了下来“那一晚,我总共进行了10台手术。还记得当晚,一个孩子的头部受重伤,已神志不清,我把黑卡挂上了他的颈部,马上转身入了手术室,因为不想也不敢看周围人的表情。”然而,隔天当他巡房时,却发现了3名孩子,两个是昨天挂黄牌的,最后一个,让他很惊讶,正是那挂黑牌的孩子。他活了下来!战争突显生命的韧性和奇蹟恐怖的战争,更突出了生命的韧性和奇蹟。一名被炸弹刮去头皮的孩子,也在他脑海中烙下了印。当时,因为情况紧急,而医疗器材也有限,宋睿祥无奈之下,只能用打点滴的包装袋代替头皮,就这样给他缝合,却没想到小孩最终奇蹟活了下来。“在那种情况下,人要活下来才有希望,我深刻感受到这点,可是,无情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创伤,我却无能为力。”他说,当他好不容易为那孩子缝合伤口,孩子却被战斗机轰隆飞过的声音吓哭,那刻,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渺小,能做的也很有限。三姐妹伤口医好无助的心难治爆炸中,有三姐妹被送到医院来,她们是被邻居从瓦砾堆里挖了出来,父母却在那场爆炸中身亡。15岁老大伤得最轻,左手掌被炸弹的碎片所伤,只是碎片卡在手中,并没骨折。12岁老二伤得最重,碎片直接穿进了她的肚子里,右脚也伤了,胫骨里卡了一颗子弹碎片,骨头也因此碎裂。宋睿祥在接下老二这伤患时,她已陷入昏迷状态,肚子鼓胀得很大很大,一动刀,里头满满的血块混着肠液的味道冲了出来,她的血压指数也马上掉到三四十,情况非常危急,当时大家还以为会失去这孩子,紧急时刻,负责动刀的克莉丝汀娜医生找到了出血点,最后总算是稳住了血压。无助空洞眼神告诉你:我想活下来小女孩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汗水不停地淌下,她费力地吸进每一口空气,仿佛用无助空洞的眼神告诉着他:她想活下来。宋睿祥说,同时被送进来的妹妹年仅4岁,她一直都紧紧地抓住她的玩具,把头埋在玩具下,一言不发地缩在床的角落。由于她太过安静了,大家都觉得反常,后来,才发现她的衣服也渗着暗红的鲜血,掀开她的衣服一看,原来她也被流弹击中,她也是三姐妹中康复得最快的。“她们就算活了下来,但已经失去了父母,没有了家,身为一名外科医生,我只能缝补她们表面的伤口,他们无助的心,前方渺茫的路,我却甚幺也做不了。”缺医疗药物採古老方法救人利比里亚是他当无国界医生的第一个任务,回想这缺乏医疗优势,疟疾病例又多的国家,宋睿祥也试过边治疗边自己动手接水电,甚至挖井取水。在紧急关头,他更试过冷静进行“耻骨切开术”,让胎儿顺利产下,那是妇产科处理“肩难产”的古老手法之一。甚至连救护车,也是他们工地运沙石的小推车,他说,那情怳之恶劣是很多人难以想像的。首个剖腹产孩子痉挛不治“我在那里待了10个月,经历了好多的生离死别,也深刻体会到,在医疗落后的地方,医疗知识的广度比较重要。”虽然他不是妇产科医生,但他最记得他第一个剖腹产的孩子,2天前还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晚上就开始痉挛抽筋,意识不清,送院后不到3个小时就断了气。“那是个患有先天糖尿病的孩子,其实只要有胰岛素就可救活这孩子,但是就是找不到。”在那里,他最难适应和痛苦的就是常要向病患说“不”。你知道吗?无国界医生无国界医生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 Medecins Sans Frontiers——简称MSF),于在法国巴黎成立,是一个由各国专业医学人员组成的国际性的志愿者组织,专门从事医疗援助的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是全球最大的独立人道医疗救援组织,资金主要由私人捐助。无国界医生组织曾在199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副刊‧报导:林春莲‧2014.04.0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