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全世界 >认尸的法医科学:如何得知受害者是谁? >

认尸的法医科学:如何得知受害者是谁?

发布时间:2020-08-05作者: 阅读:(663)

警方和法医太常面临要辨认无名尸的情况了。在电影中,这个过程通常只占几分钟的播放时间,但在真实世界可能要花上数週、数月或数年。尸体永远无法查明身分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倘若尸体多多少少保持完整,体型、性别、人种、疤痕和刺青、脸部照片、指纹和DNA检验,乃至于受害者的服装,都可能有助于确认身分。但如果尸体严重腐坏,用以确认身分的资料有许多就可能无法取得。

若是尸体只剩骸骨,确认身分的难度又更高了,可能需要法医人类学家、法医口腔学家(齿科专家)、法医艺术家的协助。他们会合作确立当事人的身分,评估死亡后经过多久时间,并希望能判定死亡原因与死亡方式。 

调查是要针对一名凶案受害者或一具被发现的尸体,还是要针对集体灾难(例如空难或飓风)的多名受害者或在乱葬岗发现的整批尸体,这些专家的技术是关键。上述领域的专家可能被要求依据脸部骨骼重建受害者的面孔。

认尸的重要性

除了让死者与家属重聚以便安葬,也有许多调查和法医科学议题使得认尸至关重要。以凶杀案而言,尸体的身分会是破案最关键的一环。受害者有九成是遭熟人所杀害,像是家人、情人、朋友、生意伙伴,或其他与当事人有关係的人。连环杀手之所以难以追缉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犯案的通常是陌生人,也就是说,凶手和死者没有长期的往来关係。但多数凶手和死者是有关係的,尸体身分的确认让调查人员可以挖掘受害者的人际关係。

基本的考量 

大自然和时间对死者并不仁慈。从死亡的那一刻起,极端的气候、细菌、昆虫和掠食者纷纷来摧毁尸体。尸体被发现时的状况取决于死亡历时多久,以及尸体是被埋起来或暴露在各种元素之下。

若是暴露在各种元素之下,尸体就会毁损得更快更严重。未被埋葬的尸体不只直接受到水分和极端气温的影响,也是掠食动物和昆虫的目标。在温暖潮湿的气候中,细菌和昆虫可能短时间就让尸体化为骸骨;而在较冷较乾燥的地区,此一过程可能要历时数个月,甚至数年(见第五章:死亡时间)。当动物掠食者也来参一脚的时候,躯体就真的会被吃掉,骨头则四处分散,这是暴露在外的尸体往往会面临的情况。有时只能找到一两根骨头或一副颅骨,尸体其余部分则下落不明。本章稍后将谈到这对法医人类学家构成的难题。  

儘管埋葬会形成保护作用,这种保护却是不完整的。埋葬的尸体最重要的腐坏因素包括埋葬时间、埋葬容器,以及坟墓的深度。除了时间是不可控的因素之外,容器则至关重要。比起装在金属棺木里,直接掩埋的尸体腐化进程快上许多。显然,纸箱或塑胶袋只能提供一点保护。比起六呎深的坟墓,挖得很浅的坟墓会引来更多昆虫和掠食者。  

丢进水里的尸体也有类似的问题。无论有没有添加重物,尸体一开始几乎总是会下沉。直到组织和体腔蓄足了分解过程产生的气体、产生浮力之前,尸体都会保持沉在水中的状态,一段时间过后就会浮出水面,成为一具「浮尸」。这个过程所需的时间主要视水温而定。我们在第五章会更进一步探讨。  

如你所见,尸体会发生什幺情形以及尸体完全腐坏所花的时间,视其所在地点而有不同。原则上,暴露在空气中一週相当于浸泡在水中两週,又相当于埋在土里八週。

尸体保存  

并非所有尸体都会腐化到只剩骸骨。有时候,环境条件将尸体保存到不可置信的地步,甚至能保存好几年。酸硷度很高的土壤可能延后或阻碍细菌生长,进而产生防腐作用。沼泽地区发现的尸体就是如此。这些「沼尸」可能数十年都保持相当完好的状态。冷冻的尸体和木乃伊往往也保存得很好。木乃伊的形成是当尸体暴露在很热很乾的条件下,使得尸体乾燥化(脱水),去除了细菌生长而致腐坏所需的水分。剩下来的是一具深色的乾尸,看起来就像坚韧的皮肤缩水,皱巴巴地包住骨骼。  

此外,尸体内部的条件也可能延缓腐坏而有益保存。像是砷之类高浓度的毒物可杀死细菌、延缓腐化,所以即使死者已经死了许多年,尸体也显得像是刚死几週。

毁尸

有些凶手企图毁尸,湮灭凶案中最主要的证据。他们以为若是警方永远找不到尸体,他们就不会被判刑,事实却不然。在许多案件中,即使没找到尸体,凶手也获判有罪。而想要毁掉一具尸体可没那幺容易。  

就意图毁尸而言,火似乎是凶手最爱用的工具。幸好这种手段基本上从来没有成功过。若是没有火葬场,火几乎不可能烧得够热够久,到足以摧毁一具人类尸体。火化要以华氏一千五百度(摄氏约八百一十五.五度)左右的高温烧两小时以上,且仍会留下碎骨和牙齿。失火的建筑物很少达到这样的高温,也不会烧到这幺久。而尸体可能外观严重烧焦,但内部的组织和脏器往往保存得很好。  

另一个广受爱用的工具是生石灰。凶手之所以用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们在电影上看过,而且他们通常没有化学学位,否则就会三思而后行了。不仅是生石灰不会摧毁尸体,这幺做也要花很久时间,以及用到大量这种化学物质。多数採取这种方法的凶手只是撒一些在尸体上,然后把尸体埋了,心想剩下的任务交给生石灰就行了,最后什幺也不会留下。在掩埋地点,尸体往往会接触到水分。生石灰是氧化钙,与水接触就会起作用,产生氢氧化钙,又称作熟石灰。这种腐蚀剂可能毁损尸体,但过程中产生的高温又会杀死许多具有腐坏作用的细菌,并使尸体脱水。两种因素协力之下,反倒能防止腐坏并促进木乃伊化。所以,使用生石灰其实有助于保存尸体。  

酸剂也会被用来毁尸,凶手一样是希望酸剂会彻底溶解尸体。连环杀手杰佛瑞.丹墨(Jeffrey Dahmer)用了这种方法,结果却不太成功。的确,盐酸、硫酸和氯磺酸等强酸可摧毁尸体,连同骨头在内的一切都不放过。如果用了足量的酸剂,历经够久的时间,是能成功没错。但这不只困难,而且极度危险。酸剂确实会摧毁尸体,但也会腐蚀尸体所在的浴缸和水管。酸剂产生的气体则会使壁纸剥落,灼伤加害者的皮肤、眼睛和肺脏。

所以,无论是大自然或加害者的作为,几乎总会留下什幺给法医和其他法医科学家去研究。或许是原封不动的尸体,或许是部分毁损的尸体,也或许只有一根骨头,但总能让他们用来辨识身分。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幺办到的──首先是尸体,接着再看只有骸骨的状况。

认尸

完好或仅部分毁损的尸体提供验尸官很多可运用的素材。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的年龄、人种、性别及体型通常很明显。此外,亦可将尸体的脸部照片和失蹤人口的照片或描述相比对。一旦推定吻合,亲友就能来做最后的身分确认。倘若没有失蹤人口符合尸体的整体特徵,照片和特徵的描述则可经由执法单位和媒体发布出去。 

事情如果总是那幺容易,尸体身分的识别可就是个简单的任务了。但事实往往不然,法医和他的工作人员必须诉诸其他管道才行。

陪葬品  

尸体往往连同衣物、首饰及其他物品一起掩埋。不消说,皮夹、身分证或兵籍牌会有帮助。医疗急救吊牌或手环通常可追溯到拥有者身上。但也不一定,因为有些只写了必要的急救资讯,有些则有人名和身分证字号。盒式鍊坠里面可能有心爱的人的照片,戒指和手镯常常刻了名字、姓名缩写或日期。  

衣物的风格或厂牌可能具有鲜明的特色。例如,设计师服饰和鞋子可能引导警方朝某个地区进行搜查,而流浪汉的褴褛则可能指向另一区。洗衣店标籤往往可追溯到某一家特定的乾洗店,进而追溯到该件衣物的主人。  

当事人可能被装在棺木里,也可能用毯子或其他东西包裹起来。昂贵的金属棺木会有製造商名称,或许还有序号,不过意外事故和凶案的无名尸不太可能装在这种棺木中。权充使用的木製棺木,则或许可从製作原料、方法或特殊记号得到线索。毯子和床单也是如此,通常会有厂商或店家的标籤。塑胶袋上可能有加害者的指纹,进而可循线查出尸体的身分。

身体记号、疾病和疤痕 

胎记和刺青等身体记号往往特色鲜明,足以提供强而有力的身分辨识证据。

胎记有很多种,其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类型叫做葡萄酒色斑(红色胎记),是一种带红色或紫色的色斑,可能小小一块,也可能涵盖很大的範围,像是整个肩膀或半张脸。苏联首任总统米哈伊尔.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额头上就有这样的一块胎记。葡萄酒色斑通常相当不规则,如同变形虫一般,所以具有鲜明的特色,样式独一无二。如果一具无名尸身上有这种记号,呈现出该记号的旧照片就能用来确认身分。  

刺青也可能一样易于辨认,有时家人或朋友认得刺青的图样。有些刺青可追溯到刺青师,尤其时下纹身被视为人体艺术,有些刺青师个人风格强烈,此类艺术的追随者常能认出特定某位师傅的作品。 

虽然不是通行的準则,但遭逮捕的人身上若有刺青和其他身体记号,在个人资料建档流程中常会予以素描或拍照。如果当事人之前被捕时曾留下这样的素描或照片,即可拿来与尸体比对。

辨别特定帮派成员的帮派刺青可能缩小搜查範围。如果死者有前科,昔日的狱友、观护人或逮补他的警察就可能认得他身上的刺青,因而至少能协助推测身分。此外,许多警局辖区保有当地帮派的刺青相关档案。举例来说,一九八七年建立的加州帮派档案(CAL/GANG),就是一个全加州现存帮派分子的资料库,内容包括刺青的照片与特徵描述。在加州以外的地区,许多州也用类似的帮派网(GangNet)资料库。搜寻这些资料库,或许就能查出个所以然来,找到所需的身分资料。  

法医化学家也帮得上忙。许多刺青师使用含碳的黑色颜料、含氯化汞的红色与含重铬酸钾的绿色颜料。有些人则用苯胺製作的染料。从尸体皮肤提取一些颜料分析是可行的,有助确认作品出自哪一位刺青师之手。 

在澳洲一宗称之为「鲨鱼手臂案」的知名案例中,刺青的用处便被凸显出来。

有时候,只需藉由媒体发布死者特徵、衣着、首饰和刺青或胎记,就能确认无名尸的身分。你也看过电视上警方协寻的报导。主播可能会描述当事人身高六呎二、一百八十磅重、白人男性、介于三十至四十岁之间,有褐色头髮、褐色眼睛,前臂有个刺有「玛莎」字样的刺青。他可能会补充说受害者身着蓝色牛仔裤和红色格纹衬衫,被用一条蓝色羊毛毯包裹起来。尸体的照片可能被登出来,希望有人认得照片、刺青、衣着或毛毯,前来指认尸体。  

如果这些都失败,法医在解剖时可能发现受害者患有某种疾病或曾动过手术,从而缩小搜查範围。好比肢端肥大症、神经纤维瘤、硬皮症等疾病并不普遍,但却很容易辨识。只要过滤一下患有这些罕见疾病的失蹤人口,或许很快就能确认身分。有些疾病有官方纪录及互助团体,死者可能是当中的一分子,向这些单位查询一下或可证明有帮助。

受害者若是割过盲肠或切除了胆囊,查询同样年龄与性别、动过这些手术的失蹤人口报告可能有帮助,尤其如果最近才刚动手术,因为法医往往能判定手术伤口有多久。  

无论是手术或械斗产生的,伤口的复原都依循一样的模式。第一週当中,伤口会有固定缝线,而拆线后几个月内皆可看出缝合的痕迹,洩露伤口的型态。 

有几週的时间,由于伤口部位长出新的微血管帮助癒合,任何疤痕都会略微呈现粉红色或红褐色。接下来几个月,随着人体以胶原(密集成束的结缔组织)填补损伤,颜色逐渐淡去,疤痕也大大缩水。经过四至六个月,疤痕成熟之后,最终就变成一条淡淡的白线。约一年左右,胶原组织持续缩小。此后终其一生,疤痕的型态都不再改变。这意谓着在最初四到六个月左右可大致判定疤痕已形成多久。 

手术器材是指任何人工製造、用在外科治疗的器具,上面通常都有独特的记号。举例来说,如果身分不明的尸体装了人工髋关节,法医可在解剖时将它移除,并加以检查。诸如此类的人工关节上刻有产品序号,可追溯厂商、施行置换手术的医院,以及接受手术的患者。心律调节器、心脏整流去颤器、人工心瓣膜及其他心脏医疗器材,也有可追蹤的序号。

死者指纹

除非尸体严重腐坏,否则通常都能取得指纹,并和已知的失蹤人口及国家指纹资料库进行比对,如此一来就能迅速且完全的确认身分。在某些情况下,就连成木乃伊状的尸体都可取得指纹。这种尸体的指头肉垫已经皱缩且质地似老旧皮革,但只要泡在水里或甘油之中,可能就会膨胀到足以採集指纹的程度。或者可将盐水注射到指尖,使得肉垫膨胀而显露出摩擦脊。再不然,也可以小心将指头肉垫上的皮肤削下来,置于两片载玻片中间,以显微镜检视并拍照。

牙齿比对  

法医口腔学家也经常参与尸体的辨识。牙齿比对的价值在于牙齿几乎就像指纹一样独一无二。每个人的牙齿都不一样。你我或许有相同的牙齿数量和型态,但每颗牙齿的长度、宽度和形状都截然不同。缺牙、齿列不整和重建过的牙齿(含补牙填充物、牙套和牙桥),乃至于裂缝、沟槽以及磨损的模式,又使得牙齿更具独特性。 

面对一具无名尸,法医往往会拍一组牙齿X光片,来和符合尸体年龄、性别、体型等整体特徵的失蹤人口最近的牙齿X光片相比对。一旦比对成功,尸体的身分就确认了。 

但这凸显出牙齿比对最主要的问题:要有已知的资料可供尸体的齿型比对之用。万一警方对于当事人可能的身分毫无头绪,像是没有符合无名尸整体特徵的失蹤人口报告,他们就无法取得可供比对的牙齿纪录。 

较新的技术使得填充材质的化学分析成为可能,从而也能指引调查人员找到製造商或使用该材质的牙医。就尸体身分的最终确认而言,这可能是很重要的一步。假设当地只有一位牙医使用从某具尸体找到的填充材质,而他只在二十几名患者身上使用过,拿尸体的齿型和这些患者的牙齿纪录相比对,就可能比对出正面的结果。

牙医可能会看出与当事人职业有关的变化,此一资讯则有助缩减可能名单,或将调查转移到新的方向。频繁使用某些管乐器的吹奏者,牙齿可能会被乐器的吹嘴改变。木匠工作时若是习惯将钉子咬在嘴里,牙齿则可能被钉子磨损。

时至今日,在大规模灾害的情况下,或在露天的乱葬岗,倘若能取得可能罹难者的X光片,尸体的X光片便会拿来与之进行比对。这种做法大大加速了身分辨识的过程。儘管牙齿纪录还是会用在这样的情况中,DNA已在许多方面取代了此一技术。

书籍介绍

《犯罪手法系列:法医科学研究室:鉴识搜查最前线, 解剖八百万种死法》,麦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道格拉斯.莱尔
译者:祁怡玮、周沛郁、林毓瑜

为鉴识科学着迷?缺乏全职法医的工具和所受的训练,并不意谓着你无法了解犯罪现场调查的一切。

犯罪剧富有娱乐性,但实际上绝大多数的鉴识案件都不是在一小时内侦结。在本书中,获奖作家亦是热门影集顾问道格拉斯.莱尔剖析法医科学的每个面向,让你三两下就解开你锺爱的电视剧里的谜团。从指纹、纤维、血液到弹道分析,你将走过抽丝剥茧的过程,从最微小的线索中解读最重大的讯息,还会学到好莱坞哪里搞错了,真实世界中的鉴识专家每天又是怎幺工作的,更有甚者,他们的领域遍及解剖学、生理学、药理学、昆虫学、人类学、心理学等,族繁不及备载。如果你对鉴识有兴趣,你将学到入门的方法,并了解这类型的工作所需的学识背景。

认尸的法医科学:如何得知受害者是谁? 麦田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