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奥秘咨询 >历经英殖民日治国家独立九旬王琼珍献身杏坛慈善半世纪 >

历经英殖民日治国家独立九旬王琼珍献身杏坛慈善半世纪

发布时间:2020-06-22作者: 阅读:(363)

历经英殖民日治国家独立九旬王琼珍献身杏坛慈善半世纪人生七十古来稀,那幺人生九十呢?现年96岁高龄的王琼珍,虽然至亲好友都一一离世,但所幸子孙承欢膝下,四代同堂。如今她虽体力不支,需以轮椅代步,可朱颜鹤髮的她,思绪清晰且声如洪钟,体魄依然健康如昔。1920年在马来西亚槟城诞生的王琼珍,幼时生活富足,父亲更是被誉为“中国橡胶之父”的大马企业家王谟仁。她是家中长女,因此,备受父母疼爱,与4名弟弟、2名妹妹相处融洽,一家和乐融融。“我的父亲是一名国民党党员,印象中,在父亲去世前,蒋介石都曾发电报,藉此慰问我们。此外,他亦曾把橡胶籽运往中国海南,并且垦园种植,是当时第一位在中国栽种橡胶的人,也使得海南成为中国的橡胶生产基地。”由于父亲热衷慈善,常捐献给贫困家庭或兴办学校,在耳濡目染下,王琼珍亦因此养成乐于助人的性格。为善是长寿秘诀自1985年卸下槟城佛学院幼稚园园长一职后,她因不想闲居家中,于是,她在槟城檀香寺担任爱心线辅导员,为陷入困境的人士提供一双聆听的耳朵。此外,她亦是槟城妇女协会的一员,曾有面对婚姻暴力的妇女,在夜半时寻求帮助。可随着年纪渐长,迈入鲐背之年的她,精力早已大不如前,唯有把生活重心转向家人,与儿女孙子们相处。虽然她的善举已大量减少,但每年农曆新年前的两星期,她依然坚持至槟城病老院探望老人家,至今已是第52年了。早在1964年的农曆新年时,她已开始了这项善举,每年风雨不改且亲力亲为,为该院的老人家派发红包,并且送上风油、药膏贴和糕点等,希望通过真挚的关怀行为,让老人家都可感受农曆新年的欢愉气氛。“最初到访病老院,只是为了探望老朋友,于是,我和几位亲朋好友準备糕点和炒米粉,当作一年一次的聚会。可后来许多人知道我的作法后,都因大受感动而纷纷加入,渐渐的,我们的阵容也更加庞大了。”询及她的长寿秘诀时,她笑说,她的慈善之举便是她的长寿秘诀。“或许我遗传了妈妈的基因,因为她也是活至九十多岁才离世。此外,或许是我退休后,大部分时间都用作慈善,生活有了寄託,不用闲居家中。我相信每帮助一个人,都会累积福报,因此,我想我长寿的原因之一,就是在于这些善举吧。”此外,子孙们的悉心照料亦功不可没。儿子陈国昌为了就近照顾妈妈,毅然辞掉台湾的工作,回来槟城担任妈妈的“全天看护”。他说,由于妈妈喜喝汤水,因此,他常会炖煮药材汤给妈妈,一来补身,二来满足妈妈的味蕾需求。曾任日军书记教同胞日语自20岁起便手执教鞭的王琼珍,最初是任教于槟城培清小学,主要教导华语与英语。“我中学时就读槟城福建女子中学,由于当时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修读师训,于是,我在毕业后亦成了一名教师。”她笑说,当时的学生每天都需要练习写一篇小楷,而许多学生因懒惰而被她罚站。其实,同样的场景亦曾发生在她年幼时。由于父亲重视教育,因此每每出国前,都会嘱咐孩子勤加学习,可她因为懒惰,而常被归国的父亲惩罚。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槟城亦受波及,被日本佔领。当时担任教师的她,亦面临失业的困境。为了生活,她只好寻找其他工作,并曾担任日军的书记。“后来,日军为了管理我们,而让我们勤学日语,并提供课程。由于我本是教师,学成后便被日军委任当日语教师,教导其他同胞日语。”佛学幼儿园招收多元种族王琼珍的前半生都奉献予教育,1964年,她更通由师训老师的推荐,出任槟城佛学院幼儿园的园长,在长达21年的岁月中,她的主要工作都在作育英才。“当时的幼儿园并没有所谓的种族划分。虽然我们是佛学院幼儿园,但也有教导友族同胞。每当我们需要礼佛时,他们亦会在佛堂外耐心等候,在午休时分,我们也都在同一个食堂中用餐。”虽然王琼珍早已从教职退下,但她的次女、幼女与儿子等都继承她的志向,先后成为教育工作者。听闻友人遭虐待强暴 传四方楼挂反抗者头颅在日军佔领马来亚时,王琼珍正值双十年华,亲身体验了日军殖民大马的过程。“当时的环境较为混乱,许多人都趁乱作姦犯科,但日军却帮助我们打击罪恶。我们为了一日三餐,也只好为日军工作。庆幸的是,日军不但从未欺负或轻视我,反而给我工作机会。”由于当时粮食有限,为了管制民众的食量,日军便按人口分配食物。她说,日军会视家庭成员的多寡而派发卡片,并注明每户家庭每日所能领取的粮食数量。而有些穷苦人家则把所领得的米粮存起来,以在黑市中贩售并换成金钱。“虽然我从未被日军欺负,但曾听说朋友遭受虐待或强暴的事情,因此,每天晚上7点后,我都会锁紧房门,不敢踏出房门半步。而且我们常听说四方楼上挂着一个反抗者的人头,许多人也因此被吓得不敢反抗。”她披露,虽然日军看似蛮横,但他们却始终不敢踏入七条路的菜市场。由于当地有许多肉贩,个个手持屠刀,因此,日军亦不敢逼迫过甚,以免当地人造反。夫妻夜晚齐陪儿女温习因为教职的身份,王琼珍得以遇见了一生中的挚爱——丈夫陈启文。“他是我的初恋,或者说是我一见锺情的对象。我们是在教师社团处认识的,由于他为人幽默风趣,在交往之下,我们就这样认识、熟悉,久而久之就成了夫妻。那时代的爱情很淳朴,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她的丈夫比她年长6岁。“他白天是一名教师,入夜后则在一个乐团任钢琴手,常在各个酒吧中表演,一个人两份工作。而他的音乐才华,也是他深深吸引我的原因。”他们婚后共生育了四女一男,而当时同任教师的他们,都常在夜晚时分陪孩子温习功课,藉此增进一家人的感情。她退休后,原以为可与丈夫共享天伦之乐时,不料丈夫却在3年后,因心脏病发作而离世。幼女陈秀鹏忆述,在父亲离世后,母亲有很长一段时日都魂不守舍。为了让母亲走出丧夫之痛,他们唯有带母亲到欧洲旅行,并顺道探访嫁往欧洲的大姐,分散母亲的注意力。通过剪报与子孙分享资讯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活了近一世纪的王琼珍,无疑是陈家的指路明灯。儿子陈国昌及幼女陈秀鹏说,母亲喜爱阅读报章,因此,她常会藉由报章的资讯来教导子孙。“由于报章是一份综合资讯的刊物,除了日常新闻,亦常会刊登教育、健康等资讯。每当妈妈看见这些资讯时,便会情不自禁的剪下,渐渐的便成了一册又一册的剪报。由于我是一名讲师,妈妈也常会剪贴有关教育的资讯,以增加我的教育知识。”不过,陈家在搬家期间,为了节省居家空间,先后丢弃母亲所收集的剪报。而体力逐渐衰疲的王琼珍,过后再也无力拿起剪刀,把资讯一张又一张的剪起贴下。除了剪报,王琼珍的另一项爱好便是摄影。她说,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回忆,而现在96岁的她,亦常通过照片来回忆过往的一切。儿子陈国昌说,由于大姐、二姐与三姐都长居国外,因此,这些旧照便成了母亲用来化解对她们的思念的其中一种功具。但在搬家的过程中,许多旧照也被丢弃,他们只留下一些意义深重的照片供母亲回忆旧时光。/丁俊勇 2016.06.21‧2016.06.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