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奥秘咨询 >官方学者发文暗示习近平要-杀肥猪- >

官方学者发文暗示习近平要-杀肥猪-

发布时间:2020-07-03作者: 阅读:(432)

官方学者发文暗示习近平要

25日学者张文魁表示,中国宏观经济存在槓桿率较高、全要素生产率较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较大等问题,但这是微观病灶产生的结果。第一个微观病灶就是大量的殭尸企业。第二个微观病灶就是财团企业。28日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节目中分析,象安邦、万达这些企业资产飞速增长,安邦甚至增加了2876倍,它即使不是纯粹的庞氏骗局的话,它一定有很多庞氏骗局的成分在里面。现在共产党要宰杀他们。

横河指出,现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管是大是小,都很难逃脱被整肃、被清算、被掠夺的命运,只有在摆脱了中共统治以后,中国才能有真正的、健康的经商环境。

2月25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出席并演讲,微信公号“经济学家圈”5日公布了其演讲的全文。

张文魁在演讲中说,外界都很关注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与走势,特别是宏观槓桿率较高、全要素生产率(总产出量与全部生产要素真实投入量之比)较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较大等问题,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几个宏观病症,但他认为,宏观经济的病症其实是微观病灶产生的结果。

张文魁称,宏观槓桿率在2008年到2012年上升了大约40个百分点,主要是当时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等因素採取是货币政策主动宽鬆的结果。但2012年之后,在当局已意识到不当宽鬆宏观政策所产生的问题,并确定要控制宏观槓桿率后,2013-2017年槓桿率却上升了约60个百分点。

他认为,新一波槓桿率上升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被迫”的,或者说是被微观病灶倒逼的。微观病灶在哪里?第一个微观病灶就是大量的殭尸企业。第二个微观病灶就是财团企业,但过去一直没有得到重视。

张文魁认为,儘管过去几年中国经济的槓桿率上升很快,但广企业却得不到相应的信贷资源,原因就是大部分信贷都被大企业集团拿走了。这些大集团许多是国有的。

分析称,“现在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财团化非常严重,几个大企业合併起来,就列入中国500大甚至世界500大,获得贷款和发行债券就容易了,然后就去搞金融、搞房地产、搞贸易,并热衷于资本运作,就成了大财团了,这些是红色财团。”

学者何清涟3月5日在推特表示,这个粉红财团的定义很有趣,吴小晖的孙驸马身份(婚姻中止)、王健林公司数家常委(江胡两朝新权贵)家属,在红二看来就是粉红。红二代经常声明“红二代主要指开国时期的部长副部长及军中少将以上者后裔”,当朝也区别对待。

张文魁称,央企看起来只有90多户,但实际上每户央企下面平均有500多个法人企业,层层叠叠,一般都有五六层,多的有十一二层,结构複杂,业务庞杂,一般人搞不清楚,甚至连总部也不容易搞清楚。并且地方国企也有已经或者正在财团化。以至于宏观槓桿率当中到底哪些归于政府槓桿率哪些归于企业槓桿率都不容易计算。

此外,一些大民营企业集团也通过类似套路实现了财团化,如中国民营企业500大榜单中,许多都成为财团了,其中与政府或政府官员有密切联繫的可以算是“浅红色财团”。这些大财团动辄上千亿甚至几千亿的贷款,但是它们的偿债能力和透明度却问题很大。

张文魁称,对这个微观病灶如何处理,事关当局如何“打赢防範化解重大风险隐患攻坚战这一重大任务”。

他并认为,下一步应该对这些财团企业进行公司治理改革,提高透明度,强化披露。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很可能会在中国爆发经济危机。

张文魁讲话出台的背景,当局正在对安邦、复星、海航、万达等过去通过巨额贷款在海外激进併购的超大型民企(浅红色财团)进行整治。万达,海航陆续卖产;10天前,当局更是宣布对安邦保险集团进行接管。

2月28日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节目中分析,在截止到去年12月的这6年当中,安邦人寿保险部门,它的理财产品很多是人寿保险的,资产增加了2,876倍,这种情况任何正常的投资都不可能达到的。很多人认为它即使不是纯粹的庞氏骗局的话,它一定有很多庞氏骗局的成分在里面。这个「不当集资」和「侵吞他人财产」可以是同样的罪名,其实可以是有交集的。

他的大股东当中呢,包括有江绵恆的基金在里面,所以可能江绵恆这也是一条线。如果说挖掘下去的话,我们很可能会发现安邦集团跟很多权力家族都有关係,那这样的话,因为你不可能挨个的挖到,实际上现在我觉得应该换个思路,就是他的这个安邦集团跟谁没有关係?这可能是他现在倒台的原因。

跟邓家的关係,儘管跟邓家的关係对他很有用,但并不是万能的,不管邓家想不想帮他,其实就是想也不见得就能帮的了。你要知道当时邓小平离世后不久,江泽民就开始收拾邓质方,后来逼的卓琳自杀,才把邓质方救下来的。

横河指出,吴小晖一个外来户,他怎幺可能有邓质方这样子这幺多的关係和够硬的后台?不可能有嘛!

横河强调,习近平上台以后提拔了新贵,老的权贵当中有一些就投靠了习近平,无论是投靠的还是提拔的新贵,要就是和吴小晖没有关係,要嘛就是不值得为吴小晖来牺牲自己。这样的话,在金融界和商界跟着政界进行洗牌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商界很多人,王健林、马云都纷纷表态了,转得非常快,甚至说我们的财产都交给国家了,都可以。

现在打土豪跟当时的情况,我认为是不完全一样的。为什幺不一样呢?就打土豪的时候,土豪们实际上就是乡绅、地主,他们的家当、他们的财产是自己劳动挣来的,或者祖上留下来的。而中国民营资本的话,如果它的规模大到像万达、安邦这种级别了,就是国家级的了,这种级别的时候,相当大的比例,不能说百分之百,因为高技术领域可以有少数的例外,但真正例外的不多,因为你一旦出了名,有了资产以后,共产党会伸手的。

这一来的话,它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靠权力勾结以后得到的财产,就是我们说的民营资本,特别是大到这种程度的和权力勾结的资本。它很少有像西方这样子靠技术、赤手空拳打下来的江山,挣下来的资产。

这样比较,中共打土豪是纯粹的掠夺,是没有道义上的基础的。而打这些来自权力的资本家的话,更像是什幺呢?有人举了个例子,虽然比较粗俗,但是还是有一点像的,就是把猪养肥了然后去杀,因为这个猪是它养肥的。

只要中共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管是大是小,都很难逃脱被整肃、被清算、被掠夺的命运,只有在摆脱了中共统治以后,中国才能有真正的、健康的经商环境。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