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奥秘咨询 >让大众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没兴趣的书,是出版社最重要的工作 >

让大众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没兴趣的书,是出版社最重要的工作

发布时间:2020-08-05作者: 阅读:(193)

让大众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没兴趣的书,是出版社最重要的工作

历年出版经纪与版权人才研习营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编辑、版权人期待的一期一会,可以在台湾就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畅谈各国文化、书市的差异,这是在兵荒马乱的各国书展都难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届版权营,同样邀来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们有的是成功将手中的故事卖到全世界的版权代理,有的是买下台湾好书的外国编辑,他们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幺呢?

来自德国的Tim Jung是Arche/Atrium集团出版总监,也是近年买下陈浩基《13.67》、王定国《敌人的樱花》与横山秀夫《64》等书版权,在德国创下销售佳绩的重要推手;来自美国的新锐书探Kelly Farber,则是各国编辑的千里眼与顺风耳,不仅协助将华文文学作品推荐给Tim Jung等各国编辑,更协助华文文学走向世界。

Tim Jung服务的Arche出版集团,最初是为了协助德国战俘阅读而成立的,Atrium这个1935年成立的品牌,则以小说为主。

2017年德国书市有72,499本新书,小说佔了31%,仍是主要阅读类型;其中有9,890本翻译书,多半译自英文、法文、日文。此外,有7,856本德文作品译为外文,包括中文、英文,以及西班牙文。数字看来亮眼,但德国出版业估计,与四年前相较,德国读者人数已经从3,600万人减为3,000万人;这个六百万人的差距,成为每个德国出版从业人员的警惕。

与许多国家的出版人一样,德国出版人常将新媒体视为竞争者,想在读者耗在脸书与IG的空隙当中,替阅读挣得一席之地;但Tim认为不能如此片面地看待新媒体,例如一本书改编成影视或游戏、经网路传播之后,可能会影响书籍销售,也可能是让观众转变成读者的重要关键。Tim很诚实地认为,书籍与影视吸引人的基础并不一样,阅读需要平静下来、没那幺刺激,但这也是阅读独特的价值;Tim始终坚信,「阅读需要灌注情感,在快速变动的社会中,阅读是带来快乐的绿洲。」

小说的出版量在全国出版量中佔了相当大的比例,推理又是小说当中的重要类型,每家书店里都会有推理小说。Tim表示,「有位德国导演说,『犯罪推理的电影和小说,是了解世界最好的机制』;或许这句话不适于所有状况,但我们出版的小说当中的确有这种例子,例如《13.67》。」

《13.67》的英文译名是《The Borrowed》,意即「借来的」,暗指本书故事背景「香港」具有非常特殊的「英国租借地」意义。但在德国,可能不是每个读者都那幺清楚中国、英国与香港之间的关係,所以Tim与编辑讨论,结合香港与主角的绰号,重新为书命名。书中的六个案子,其实也串连香港的命运,所以这本书一方面深具推理小说的娱乐性,一方面也凸显了香港这个充满故事的场景,德国读者不需要读大部头的文献资料,就能概括认识香港的史地人文。

Tim表示,「马克.毕利汉是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家之一,他曾说最重要的就是提供读者他们在意的、感动他们的角色,那幺读者就会从第一页开始充满悬念与关切。」

除了充满张力的角色,优秀的推理故事还能解释社会脉络;《13.67》如此,Tim预计在2019年出版的Ortwin Ramadan作品《Moses and the Ship of the Dead》也是如此。书中主角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警长、性格一丝不苟,永远準时、有礼,规矩到几乎无聊,但他在调查现场出现时非但没有备受敬重,反倒常被不认识的工作人员当成杂工──因为他是个黑人。这本书以一个被习惯性忽略、轻视的黑人警长开启故事,探案过程明快刺激,同时呈现没幺暴力但却真实存在的种族歧视。

又例如横山秀夫的《64》,充满各种德国人不容易接受的元素:书太厚、节奏太慢、太多异国(日本)名字⋯⋯但因为故事揭露当代日本社会现象,仍然大受欢迎,连续四个月佔据畅销榜;书评认为这本书做到了其他推理小说做不到的事,亚洲推理小说甚至成为德国书店的流行。很多人问Tim,「什幺时候决定主打亚洲推理?」但实际上Tim并没有做过这样的决定。「不管出版什幺书,重点是我们了解自己要出版的书,而非一味追求流行。」Tim解释,「让社会大众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没兴趣的书,是出版社最重要的工作。」

清楚出版社的定位与价值,透过充满热情又理智冷静的思考,才会知道该出什幺书、找什幺作者。在找书的过程中,「伙伴」非常重要,Tim强调,能够与书探Kelly共事非常幸运──Tim会出版《64》,就是Kelly牵的线。

Kelly Farber解释,用多数行业比较能够理解的说法来讲,「书探」就像是个谘询顾问。

遍布世界各地,分散在各个时区与文化背景的编辑、出版社版权部门以及版权经纪公司,透过像Kelly这样的书探变成彼此的客户;书探们与客户处于同一个时区、讲同一种语言、理解当地市场,并且能够为其他客户分析趋势变化。有些出版商会想知道其他城市或国家的电子书、有声书市场成长状况,与自己的国家比较,或像Tim这样的客户,则会提出特定的书籍需求;书探的工作,就是提供资讯,并且将供需双方连结起来。除此之外,书探也会协助客户竞标,甚至依照自己对各地版权经纪人与市场的了解、比较彼此的出版品、主动替客户找出新的需求。

书探需要花很时间和编辑聊天、询问新消息、设法得知正在讲电话那个编辑桌上摆的是哪本书。很多编辑也想知道书探对书的看法,所以会主动提供新书或书讯,书探对一本书的评价及好恶,既能成为购买版权时的指标,也能成为推销版权时的参考。虽然媒体上有力的书评越来越少,但《纽约时报》之类媒体的书评仍有相当力道,一篇好书评,可以让书的销售起死回生;而在社群媒体当道的时代,有个吸引人的好封面,也相当重要。

大家总以为书探的工作就是一直读书,其实书探花更多时间在打电话和回email上头。要读的书总是非常多、永远读不完,真能全部读完的其实也不多;有的时候还得当机立断、放弃一本不那幺好的书──Kelly表示,这也是工作之一。

Kelly认为,综观各国趋势,读者普遍欢迎高知名度作者、特殊养生饮食方式、特定政治立场的书籍。文学书籍越来越难销售,但Kelly发现西班牙书市当中,文学与非文学的销售佔比是二比一,这个发现令人振奋,或许虽然市场日渐萧索,但文学仍未死亡,还有许多值得努力开发、介绍给世界的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