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品 >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层出不穷,政府应对有如「锯箭法」 >

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层出不穷,政府应对有如「锯箭法」

发布时间:2020-08-05作者: 阅读:(203)

如果留意媒体的社会新闻,几乎每天都会有警察局所发布警方协寻认知症(失智症)长者的新闻,日前甚至有媒体指责,政府的长照政策似乎有漏洞,为何天天发生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的事件。事实上,这正反映出台湾认知症政策规划的「锯箭法」,医疗主导政策走向,忽视家庭照护者教育及整体生活照护的重要性,也忽略认知症长者的特性,更忽视机构间的政策分工与协同。

认知症患者因认知功能逐渐受损,影响原本的记忆、方向感、现实导向、决策、辨识等能力,游走迷路是上述功能丧失后容易出现的其中一种行为,也是大多数认知症家庭在照护上最头痛问题之一,在日本是以整体规划方式,从家庭照护者教育、降低游走的照护方法、科技产品的运用、友善社区提倡与推动、保险产品的规划、警政机构的配合等进行降低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的政策分工与协同。

今年六月,警政署与民间团体曾就此一主题举办记者会,仍是各吹各的号。警政署说明,已经教育员警,若遇到家属就认知症长者失蹤前来报案,应立即受理,从报案资讯、调阅监录系统,清查地缘关係等方式搜寻。

警政署强调,订定「认知症失蹤人口奖励规定」及「员警协助申办预防走失手鍊奖励规定」,也与民间组织合作,甚至警政署署长陈家钦一声「比照重大刑案处理!」令下,要求以同理心一律比照重大刑案处理,近五年寻获率高达八成四,长者寻获率最高。

其实警方所做的仅是在补破网。

民间团体则分别提出,「爱的手鍊」、「走失协寻三不六要」概念,呼吁家属要申请手鍊,三不是「不用等、不用跑、不用钱」,六要是「更新照片、申请爱的手鍊、指纹捺印、索取爱心布标、GPS定位、邻里守望相助」。

虽然社政机关及民间团体会表示,有爱心手鍊、民间企业研发出GPS定位功能的装置、QRCode等;警政机关会说,可到刑事单位留下面容辨识及指纹按压纪录;但照护者欠缺对照护技巧与方法的学习,苦于无法让认知症长者愿意配合带爱心手鍊、去进行指纹捺印、带GPS定位装置、穿有QRCode衣服等,形成每年台湾还是两千位以上长者走失,甚至有人从此天人永隔,徒有工具却无法有效运用的窘状是如何造成的?

卫福部还会告诉民众,政府有「认知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暨行动方案2.0」,但却看不到如何进行降低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的政策规划,及各单位间的分工与协同。

如果家庭或机构的照护者不了解认知功能缺损与游走迷路间关係,无法提供规律化生活照护活动,忽视多元保护措施的运用,只要照护者视线一个闪失,认知症长者就会从眼前消失,如果运气好,碰到警察再以「人脸辨识」系统,比对身分证影像资料库,可帮迷路长者找到安全回家路,运气不好,找到时,可能已经漂浮在溪上、跌落在山谷间,因而离世。

警政署数据显示,台湾每年有约2万失蹤人口,其中失蹤的认知症长者逐年增加。从民国105年1640人、106年1982人再到107年失蹤的认知症患者有2190人,占全部失蹤人口近一成,游走迷路人数随着认知症罹病人数增加势必不断成长。

日本:面对团块世代的2025危机,致力打造「共生」社会

来看同样的问题在日本,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人口是呈现逐年增加,根据日本警察厅的彙总数据,2018年警方接报,因认知症或疑似该症而走失者达16927人,较上年增加1064人,为统计开始的2012年(9607人)的1.76倍。2012年以来该数据逐年增加,屡创新高。

面对这一趋势,日本更担心的是,在「团块世代」(战后第一次婴儿潮时期出生者)年龄全部达到75岁以上的2025年,预估患有认知症的长者将增加到约700万人(目前预估为520万人),届时,游走迷路的认知症长者人数势必更加成长。

日本政府于6月18日决定认知症对策新大纲,将重点放在推迟发病与病情加重的「预防」上。鉴于走失者增加的现状,加强旨在儘早发现的对策也成为课题,再配合沿袭新橘色计画对认知症友善社区的营造,打造便于认知症患者一起生活的「共生」社会,以降低走失的可能。

持续轻忽认知症照护专业师资培育,长者游走迷路行为势必持续成长

检视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行为是与认知功能缺损息息相关,容易发生在初期或轻度认知症长者身上,原因就在于肢体功能与行动能力尚佳,倘若「认知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暨行动方案2.0」,无法提供家庭与机构照护者对认知症与照护的教育,协助照护者学习照护技巧,懂得规划规律化日常生活的活动,建立多元化保护措施,源头就产生游走迷路的高风险因子,也增加警政机构的负担。

尤其「认知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暨行动方案2.0」中,看不见认知症照护师资的人才培育计画,也找不到针对降低游走迷路因应对策的教材,家庭照护者无法学习,连长照机构都一样不知如何应对,唯有紧闭大门,防止认知症长者开门出去后,就再也找不回来,甚至以侵害人权的方式─「约束」,以限制长者行动。

认知症长者虽然认知功能逐渐缺损,但仍具备丰富的人生经验与智慧,大门紧闭,无法锁住长者灵活的身手,还是发生长照机构的人员不知道长者已外出游走,直到警察将长者带回来,才发觉原来已经出去游走一回。

高雄弥陀区一位家属早晨将父亲送到日间照护中心,却接到警方通知,父亲跑到市区街道上。原来是冈山警分局弥陀分驻所发现弥陀区中正路,有位长者不顾车辆来往,行走在大马路上,导致交通混乱,员警见状将他带回分驻所,并联络家人。

云林县斗南镇,一名住在老人长期机构患有认知症的90岁老翁曾在深夜突然不告而别,院方在围篱铁丝网发现一块布料,找了一天一夜都找不到人,隔两天早上老翁自行返回院内,说他肚子饿了要吃饭。这位长者虽然已经90岁,但身强力壮已有多次翻墙出去散心的纪录。

一名罹患认知症65岁陈姓老翁,家属将他安置在长照机构,他自行溜出长照机构,在桃园芦竹区中正路附近迷失方向,经民众发现,担心他的安危通知警方,派出所员警获报前往,老翁喃喃自语「想找弟弟」,表示自己是从嘉义搭车到桃园来找弟弟,却忘记弟弟的家住址,警方立即协助通知家属,才发现老翁早已不住在嘉义,现居桃园区且弟弟也在桃园。

连所谓的专业日间照护中心及长照机构都会发生认知症长者游走出去,遑论一般家庭照护者,如果卫福部持续轻忽认知症照护专业师资的培育,家庭与机构照护方式与技巧不足情况下,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行为势必持续成长。

别再以「锯箭法」看待游走行为,及早打造认知症友善社区

此外,友善社区是认知症长者照护的重要防护网,无论是可让长者持续安全的生活在家庭,活动在社区中,更可减轻家庭照护者压力与负担。日本从橘色计画、新橘色计画到今年的认知症对策新大纲,都将认知症友善社区的营造视为重要内容,让认知症患者生活能与社会「共生」在一起,以降低游走迷路的可能,并提出具体工作内容与目标。

反观台湾,原本认知症友善社区计画归属卫福部照护司,在成立长照司后,业务随即转移。去年配合疾病预防及健康促进,再次转移到国健署,承办人员均是新手上路,计画内容一再变动,更不见推广认知症全民教育的具体执行计画。如何提升大众对认知症的认知,仅见到一场又一场听众被动员出席重覆出现的演讲,无法检视有多少民众认识认知症,与愿意在社区中支持或协助认知症家庭及长者。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卫福部的「认知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暨行动方案2.0」,应针对游走迷路行为早日规划出有效的因应对策,从源头开始进行整体配套行动计画,别再以「锯箭法」方式看待游走行为,或以政策宣示态度,告诉民众「更新照片、申请爱的手鍊、指纹捺印、索取爱心布标、GPS定位、邻里守望相助」,才能降低或控制未来认知症长者游走迷路的人数,让认知症家庭避免发生天人永隔之痛。

参考新闻北市警局一次公布2日4起失智老人迷路 揭政府长照措施漏洞(中国时报)走失协寻3不6要 助失智者回家(联合报)台湾失智走失98%高寻获率 警政署长一句「比照重大刑案」成推手(汇流新闻网)After record 16,927 dementia patients went missing in Japan in 2018, expert urges community support(Japan Times)Japan's Cabinet OKs new program focused on dementia 'coexistence and prevention'(Japan Times)失智翁短暂「翘课」 暖警送返老人日照中心(中国时报)安养院90岁老人翻墙溜走 流浪1天1夜饿了自返(中国时报)心碎!失智翁从安养院溜出门 原因是要找家人(联合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