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品 >让女性在生理期拥有「真正的选择权」,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

让女性在生理期拥有「真正的选择权」,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发布时间:2020-08-05作者: 阅读:(553)

看着床上架直逼近一张蓝色小朋友的生理用品们,除了感叹钱包的消瘦,也让我想起了《从安妮到靠得住》这本书。

这是一本关于女性的生理用品的书,书中从日本古代的日本女性处理经血的方法开始谈起。在早期的日本,面对月经,女性是以棉球、布料或纸片的方式,如现在的棉条置入于阴道内,随着医疗与社会关係的改变到以「丁字裤」发展而成的「布月经带」和进口的「橡胶月经带」。

会有这样的演变,日本的女性工人扮演着很大的影响角色。因为长时间的执行工场内业务,要如何让女性工人不会因为上厕所的次数受到限制,而导致棉球在身体内时间过长进而引发感染等疾病,是当时日本生理用品发展很重要的关键因素。同时,还伴随着对女性性慾望的压抑:对当时的社会而言,只要将外物置入女性阴道,就会有「诱发女性手淫」的可能性。

书中便引用于1916年出版的《妇人家庭卫生学》,所论及的有关卫生棉条般的处置方法与手淫之间的关联,认为在女性生理期时,因为生殖器充血而导致生殖器亢奋,故会手淫。而「月经带」则因为属于外在的包覆物,只要使用正确就可以防治自慰行为的产生。

看似荒谬的思考逻辑,在理解当时社会对于「月经」的看法后,就一点也不难想像。

关于是月经为不洁之物的起源,作者就日本的文献整理出了几种可能的因素:首先是日本民俗学家宫田登在《秽之民俗誌─歧视的文化因素》所提及,在早期社会,尚无能力解释女性月事发生的原因,对于「出血就等于死亡」的连想,让社会看到女性大量出血而产生了恐惧的情绪反应,遂衍便成了「禁忌」;而另一位学者功刀由纪子的推论,除了同样因为「出血=死亡」的连结外,血液作为疾病传播媒介的认知、以及在多产的社会,发现女性一怀孕,就会停经,而一出血,则代表没有怀孕的连结,更激起了社会对于经血的恐惧,于是更加深了「汙秽」、「不洁不净」与生理女性再正常不过的生理现象的扣连。

为了避免这样的汙秽语不洁的传染,便衍生出一连串的「月经禁忌」的规範,如:将适逢生理期的女性与社会隔离的「月经小屋」、禁止生理期女性上船的「禁令」等等。

正因为社会视月经为不洁的观念,导致生理用品发展迟缓,直到50年前,日本第一个抛弃式卫生棉品牌「安妮卫生棉」才出现,打造了日本生理用品一段至为关键的转换期。即便伴随抛弃式卫生棉而来的,是垃圾处理、资源浪费等问题,却也让「布製生理用品」、「月亮杯」等生理用品的类别有了多元的发展。

综观当前台湾社会上,虽然我们轻易的就可以在网路、实体药妆店等通路购买「抛弃式卫生棉」、「布卫生棉」、「棉条」和「月亮杯」,但,我们真的拥有较高的选择性吗?

让女性在生理期拥有「真正的选择权」,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以笔者自身的经验为例:自从国中一年级,第一次的生理期来临,我被教导的就是「如何使用抛弃式卫生棉」,但我在经期最不规律的前一两年,却也彻底感觉到抛弃式卫生棉的不便利:初期因为经血的量很难以掌控,即便在平日早上使用「夜用加大型35公分长」的卫生棉,仍然有几度在课堂中大爆血的大外漏,弄的裤子、椅子都血迹斑斑,一放学势必得手刀冲刺赶车回家清洗更换的,这样的经验不计其数。更别提那种塑胶与经血造成的闷热和与皮肤摩擦后造成的不适的,让即便不是游泳的体育课,遇到月经仍很难正常的参与。

当时的我,在某本课外读物中,读到「棉条」这个东西(对,我是自己在课外读物中读到的,不是课堂上教我的。我从国小到高中上过这幺多年的健康教育课程,从来没有任何课本、老师、课堂教我怎幺使用棉条,伟哉教育、伟哉教育、伟哉教育)。拿去问我妈,她只丢了一句「那是给有性行为过的女生用的,那会弄破处女膜」,就结束这个话题。

当时的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选择了继续承受这样的不适感。直到近期,在室友和高中同学的强力推荐下,认真的研究棉条和使用棉条(对,教我怎幺使用跟给我正确观念的是我的室友、跟我同窗的高中同学还有网路,伟哉教育、伟哉教育、伟哉教育),完完全全体会到什幺叫作「相见恨晚」。回想起当初被「拒绝教导使用棉条」的原因,脑中浮现的是满满的「黑人问号」。

其实关于「棉条」、「月亮杯」这类置入性的生理用品与「处女膜迷思」(其实应该正名为阴道前膜)网路上早有非常多的讨论。因为不是本篇的重点,因此这里概括来说,生理用品的使用对于大家想像中的「膜」其实根本没有关係。但是这样长期以来,因社会氛围而错误的资讯,不但学校教育不教、社会乱教,整体社会对于生理用品的理解是很有限、很偏颇的,也难怪我妈当初会很直觉得那样回答我。而上述的种种,也再再证明我们对于生理用品的选择其实是受限的、根本不如「实际出现的生理用品」来得多。

►老娘有了月亮杯何必要棉条?它可以用10年而且真的「零触感」

正如书中所提即的,第一个日本抛弃式卫生棉至今也不过50几岁,过去这幺长久的时间,生理女性在面临生理期的来自身体和心理等的不适,真的很难以想像。其实在与生理期相处得这12个年头,要让生理期很好过一点都不难,难的是要怎幺样在充裕的资讯下,拥有选择让自己舒适的生理用品的权利。其实我很认同作者在书中最后所说的:

虽然书中以日本作为研究分析的案例,但在台湾的我,仍会觉得「感同身受」,透过书中对于生理用品历史的剖析,了解过去到现在,社会对于女性生理期的看待方式,要如何让女性在生理期拥有「真正的选择权」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