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航空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发布时间:2020-07-03作者: 阅读:(801)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1127年(金太宗天会五年),徽钦二帝被俘,被金人连同宗室、后妃等数千人,及教坊乐工、技艺工匠等,并携大量礼器、珍宝掠到金国的京师会宁1128年(金天会六年),金太宗让这父子俩「素服见太庙」。然后封他们为「昏德公」和「重昏侯」。同年,又被迁到韩州

1130年,迁到五国城,宋徽宗是在金天会十三年(1135年)死的,这和《宋史》是一致的。而且,死前也没有再迁往别处。照这样看来,徽宗应该死于五国城。史学界的主流说法也认为徽宗死于五国城。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窃愤录》中,非常详尽地描写了徽宗、钦宗一行人迁往均州一路上所遭的罪:天色已黑,路不可辨,山麓林间,凄风苦雨,狐狸悲啸;晚上,「鬼火纵横,终无止宿处,皆坐于地,至天晓又行」;走在泥淖里,把鞋走掉,光脚走到沙石路上,「血流趾间,苦楚不能行步」;还有毒瘴之气……。一路上原有三十人随行(这些随行人,大约都是辽亡后,从燕京掠来的百姓,同是囚徒,地位比那两位亡国之君要高一些,还负有看管他们的义务)到了均州,死得剩下一半儿。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到均州时,徽宗已经病得很重,喉咙全都溃烂,不能进食。那些随行的人又把他移到低洼湿地里居住,更加重了病情。这样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天,钦宗去看他爹,只见徽宗坐在土坑里已经僵死。

钦宗大恸,要求埋葬。可是当地人说不能埋,此地凡死的人都要先烧得半焦,再用木棍敲打,最后扔到一个大水坑里,这样坑里的水可以点灯。钦宗亲眼看着他老爸被烧焦,扔到水坑里,哭着要往里跳,被人使劲抱住,说如果坑里进了生人,坑水就变清,不能作灯油了。

一个昏庸腐朽的皇帝;一个杰出的书画家,就这样死了。像他这样一个艺术家化成的灯油,该会发出怎样惨丽的光焰啊

然而,徽宗死于其中的土坑却又和关押犯人的土坑不是一回事。想来,徽钦二宗刚到五国城肯定在土坑监狱里尝过滋味儿。但是他们并不是一直在那里呆着。在《窃愤录》里我们看到:他们基本上是关在普通的地面上的房子里。

其实金人对他们的看管也是时紧时松,一次他们俩居然还在街上溜达,和一个从中原来的老头聊天,被城中主管看到,每人抽了一顿鞭子,命令严加看管;还有一次宋徽宗被拘押得实在受不了,就把衣服拧成条,搭在房樑上想上吊,被他儿子抱住,自杀未遂;

命运多舛的父子俩还有一次差点被烧死,火势蔓延到关他们的屋子,他们出不去,手抓着窗户,眼看就要被烧死,最终被扑灭,保住性命。但是钦宗的两个手指被烧得不能屈伸。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五国城位于今天的黑龙江依兰县,到了冬季天寒地冻,真是苦寒难熬,根据史书推测,一到冬天,他们只能「掘土坑以居」。文中说:「冬月极寒,必居土坑中容身以避寒气。」「掘土坑而居」,在当时北国的下层老百姓中,应该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当时,金人四处征战,先后灭了辽和北宋,掳掠了大量的士民、妇女和工匠做奴隶。大量的人口一下涌进来,居住环境可想而知。何况,起源于白山黑水的完颜部女真,自来就有掘土而居的旧俗。他们在地上挖坑,「梁木其上,覆以土,……冬则入处其中。」《金史世纪》

徽宗一行人到了均州,那年「冬间大雪,犹自瀰漫广野,经旬有不止者,人皆入土坑中蜷伏居止」。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一个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人,受尽屈辱煎熬,屈辱的活了十八年,熬到五十四岁终至郁郁而终。

如果说徽宗有顽强的生命力和心理承受力,那幺作为他的儿子,宋钦宗在这方面也不示弱,有着比老爹更耐折磨的身体和耐受侮辱的心理。

在均州,徽宗死后,金统治者又命钦宗迁往源昌州,再从源昌州迁到鹿州、寿州、檀州(今北京密云),最后到达燕京(北京)。源昌州,鹿州和寿州具体在哪里,不清楚。但是钦宗行走的路线大致应该是从均州往西,走内蒙的通辽、赤峰(因为一路上,他们见到金人在盗掘辽皇帝的陵墓。考古挖掘证明,契丹贵族的墓大都分布在通辽、赤峰地区。)再进入河北北部,最后进燕京。

这一路,受的各种苦更是一言难尽。可以用《窃愤录》里的一句话概括:「帝日日哭泣不止,衣裙破弊,随行人及帝皆如鬼形。」

《窃愤续录》记载,钦宗是南宋绍兴八年、金熙宗天眷元年,既1138年进入燕京的。金熙宗从小接受汉文化教育程度比较深,他并没有刻意折磨宋钦宗,反而使他的境况有所改善。一开始,他让钦宗和辽天祚帝耶律延禧住在鸿翼府,同居一室,有四个女真人同住监视。「二人至晓无敢说一言者」。但是每天有人供给饮食。渐渐的「帝容貌稍稍复常时」。后因有人告发二人「有异言」说了什幺反动话。就把两人分开居住。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钦宗又在庙里住里几年,也没受什幺罪。用他自己的话说:「虽在此闭锢,若比在均州,天堂地狱有别矣。」

后来,「金国主令帝出寺于燕京之北赐宅以居」。监视的还是非常紧。钦宗住里屋,监者住外屋。可是金人好像也挺人性化的,居然给他发了一个「胡妇」,也是一个重囚。专门烧火做饭,缝补洗涮。而且每月给发一斗米,一束薪。另有月钱一千,被监人所得。

后来渐渐地,随着金熙宗后期,政令不修。钦宗的境况渐不如前。那个做饭的胡妇病死,上边又配发了一个胡妇,却被外边的监人扣住,自己享用。每月的薪米也经常不给。

钦宗预感自己将走向死亡,是在完颜亮杀金熙宗自立以后。完颜亮上台后,把钦宗关到元帅府的「左厢院」,其实就是元帅府的监狱。并加派看管人手,对他「拘执如囚状,饮食顿粗恶」。「由是知亮有害帝之意」。果然,完颜亮后来用一个相当恶作剧的把戏,把钦宗害死。

完颜亮做了一系列动作,比如迁都燕京,改革行政体制,颁布「正隆官制」,大肆屠杀守旧的女贞贵族等等,最后完成了金国封建专制的转变。

完颜亮还有一个最大的野心,就是消灭南宋,一统江山。在他巩固了自己的权力之后,就开始动员金全国的力量準备南侵。为了南侵,他大开杀戒,杀反对他南侵的官员,甚至竟然杀了劝阻他的皇太后,这一下让所有反对的人都闭上了嘴。此外他还杀了在金的辽、宋宗室子弟一百三十多人。

宋朝轶事之七:宋钦宗的凄惨下场

《窃愤续录》中说,正隆五年,完颜亮命辽天祚帝和宋钦宗学打马球,钦宗手被烧伤过,「不能击掬」。亮就命人监督逼迫练习。

正隆六年,完颜亮和诸亲王、大将等,大阅兵马。令天祚帝和钦宗各领一队击鞠。两队合击,有数百骑士从场外直冲过来,冲撞他们的马。一个「褐衣者」用箭把天祚帝射死。钦宗看到吓得掉下马来,又被「紫衣者」射死,被骑士们「以马蹂之土中」,不知道算是悲壮还是解脱,终于结束了其懦弱屈辱的一生。

来源:博谈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