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航空 >让养老院不再是有去无回的流放:专访「自立支援照顾」引进人林金 >

让养老院不再是有去无回的流放:专访「自立支援照顾」引进人林金

发布时间:2020-08-05作者: 阅读:(822)

我在好几个以长辈居多的群组里,都曾收到过一个影片连结:《被綑绑的老年》。这段影片,是介绍云林的一个养护机构,实施一种所谓的「自立支援照顾模式」后,老人脸上出现笑容,影片结束时,还有老人对着镜头比「YA」。

过去很多养护机构,被形容成有去无回的「老人坟墓」。一张挨着一张的床上,躺着的都是完全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有的手脚还被约束带绑在床缘的栏杆上,老人家脸上充满着恐惧。然而,做决定送去机构的家人也是充满着无奈。

长辈间会疯传这段影片,透露出他们对于这家机构标榜的:「零约束」、「零尿布」、「零卧床」特别有感。机构名称叫做「同仁仁爱之家」,导入这套创新模式的灵魂人物,就是「台湾居家服务策略联盟」执行长、「同仁仁爱之家」董事长林金立。

林金立娓娓道来过去「老人院」让人视为畏途的关键,是整个社会都未曾思考过,「甚幺才是好的照顾品质?」先以家人来说,家人通常把照顾与医疗画上等号,认为照顾失能者最好就是比照医院,因此用挑医院的标準去挑老人院。再以机构负责人的角度来说,因为怕有纠纷、怕被告,老人家只要不出事就好。至于第一线的照顾人员,因为人力不足,加上照顾技术也不到位的话,也是倾向儘量降低老人的活动力与活动範围。

在这种共同心态下,大家都认为,对待失能/失智长者最好、最安全的方法,就是「绑起来」、「包起来」、「圈养在床上」。

烧掉约束带,宣示不再走回头路的决心

林金立是在2006年参访日本时,首度接触到所谓的「自立支援照顾模式」。2011年成立日照中心、以及接手养护机构时,就决定正式导入这套模式。在日照中心推动新制时还算顺利,因为日照中心收案的长者,仍然具备一定的自理能力,但是在养护机构就遇到相当大的抗性。

首先是来自照服员的抵抗。林金立回忆当时同仁的反应:「很多人认为我是来乱的,还有人认为,我只出一张嘴,不知道第一线工作人员的辛苦。」因为照服员们担心,撤掉约束带,老人家如果扯掉鼻胃管、或是跌倒怎幺办?林金立在日本参访时,曾亲眼见识过,原本卧床、关节都已挛缩的长者,改用「自立支援照顾模式」后三个月,已经可以自己推着助步车去逛超市。他知道,这套模式才能够真正让长者与照顾者创造双赢,但是长者与照顾人员并不知道,因此成效很缓慢。

2014年,他索性请实施这套模式有成的机构负责人来台宣导与训练。2015年,林金立甚至当众烧掉所有的约束带,宣示绝不再走回头路的决心。听到这段话时,让我想起当年海尔家电集团执行长砸掉整批冰箱,才让员工从此认真看待製造品质的故事。但是砸冰箱与烧约束带,只是彰显负责人的决心,不是员工的决心,林金立还是不时要「猫抓老鼠」,半夜回到养护机构「临检」,看看老人们是否又被偷偷绑上了约束带。

让万念俱灰的老人动起来,自立支援照顾才能奏效

直到林金立与所有的照服员都参加过一场体验营后,让照服员都包上尿布、绑在床上,或是绑在轮椅上,被推到角落无人闻问。震撼教育结束,照服员们终于流下泪说出:「今天才真的体会到,老人家被綑绑、被要求在尿布上便溺的心酸……」林金立表示,从此老人的约束率,才真正的由40%变成0%。

但是「自立支援照顾模式」光是改变照服员的观念还不够,还要能改变长者,让老人家也有接受新模式的动机。虽然很多来到养护机构的老人是万念俱灰,但只要是认知能力还正常的,没有一个老人想卧床让人把屎把尿,或是让人脱光光伺候着洗澡,因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只有让老人体会到,改善照顾自己的能力,才能改善生活品质,老人家才有动起来的希望。但是林金立提醒,「自立支援照顾模式」不是神奇的回春模式,它只是让原本不应该衰弱得太快的长者,恢复到正常的老化进度。为了实现「零卧床」的目标,林金立斥资三百万元从日本引进全套设备,总共六部调整姿势、强化不同部位肌肉的机器,因为很多老人家已经忘记怎幺运用肌肉、怎幺走路了。

但是机器来了,问题也来了,日本养护机构里的老人们是抢着做,「同仁仁爱之家」的老人们却不爱做。林金立观察后发现,因为这时的老人们还很衰弱,根本没力气做,还有氛围也不对。很多老人家心想:「白天努力做,晚上还不是被绑起来......」如果他们看不到努力复健的差别,当然就会意兴阑珊,这也是「自立支援照顾模式」不能只做半套,必须全员一起配合的原因。

让养老院不再是有去无回的流放:专访「自立支援照顾」引进人林金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一颗软便剂,会造成老人更弱的连环效应

「零尿布」的目标也是一样,必须追本溯源。过去的迷思是认为,失禁与排便困难是正常老化。其实源头是老人每天吸收的水分、热量、运动量、膳食纤维都不足。因此「同仁仁爱之家」每天开始确认老人都要能吸收到1,500CC的水分、1,500卡的热量,并且提供足够的膳食纤维与运动量,才能重新唤起老人的尿感与便感,并且减少对于「软便剂」的倚赖。

林金立指出,药物一定会有副作用,过去老人便祕,得到的「处方」就是软便剂,经常服用的结果是,括约肌鬆弛。括约肌是核心肌群的一环,核心肌群如果提早退化,腰桿就挺不直,脚也不容易抬起来,甚至连髋关节都会受到影响。一颗小小的软便剂,会造成老人家更衰弱的连环效应。只有让老人不再长时间卧床,有足够的运动量,与足够的营养,再加上定时给水,定时提醒排泄,才能逐步协助老人拆掉尿布。

更难做到的「零约束」目标,又是如何实现的呢?林金立说,还是要找到源头。老人被绑,一是因为躁动,二是因为怕跌倒。以躁动来说,无非是因为生理或心理出问题,只要找到问题、减轻问题,约束带就能放心拆下来。当老人可以拆掉尿片、拆掉约束带,可以下床靠自己进食时,老人就能重拾尊严,脸上自然就会出现笑容;当照服员看到老人自理能力的进步时,也重新看到照顾工作的价值。

林金立表示,同仁仁爱之家的照服员离职率,从过去的三成降为8%。其实照服员的loading并未下降,但是照顾的内容改变,从过去的把屎把尿、餵饭、互骂,到现在可以花更多心力陪伴,照服员更有成就感。家人也感受到明显的变化。过去家人经常接到通知,「老人又跌倒了」,或是「又要送医院了」,家人也经常投诉照顾不週。但是现在接到的电话内容,变成是老人家自理功能这里进步、那里进步,照顾关係与互信都大幅改善。

「同仁仁爱之家」因此可以合理调高照顾费用,进而改善同仁的待遇。林金立估算,目前照服员包括年终等福利,总收入平均增加两成。更令人振奋的是,当老人改善了自理能力后,每个月甚至平均有三、四位老人能再返家或是返回日照中心,在家安老又变成可能,养护机构不再是「有去无回的流放」。

当台湾快速迈进「高龄时代」与「超高龄时代」,「必须要让养护机构不一定是老人的终点,否则台湾建再多的机构也不够住!」林金立强调。这位从26岁时就努力推动老人保护的执行长,透过照护模式的变革,让老人可以免于被綑绑的恐惧,进而对晚年的生命品质,仍然怀抱希望。

一起来看林金立进入长照的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