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航空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发布时间:2020-08-06作者: 阅读:(224)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6 月 3 号,下午,骑到了特斯林的印第安文化博物馆,博物馆在特斯林湖边,里面有两个女性雇员,参观的话要花 5 加币,觉得不值得。所以装了一点热水后离开,继续往特斯林骑去,骑没三公里,到了特斯林,对面骑来一个自行车旅行者,东方人面孔,不高,头髮长而凌乱,身上衣服显得太过大件,裤子长的拖地,单车后面用拖车拖着行李,他开心地朝我挥手,我也朝他挥手,他向我骑来。

『你是日本人吗?』他问

『不是,我是台湾人。我叫 Chung。你呢?』

『我来自日本,我叫山田。』

『所以你从哪里开始?』

『我从卡加利骑过来。』

我看了他的单车跟行头,都很破旧,肯定不只从卡加利开始,所以我问他一开始从哪里开始。他说从上海。已经骑了两年了,打算再骑四年。我们两个站在路边不好聊,所以我邀他找个地方坐坐,刚好旁边有间小银行,小银行外有阶梯。我们停好单车后做到阶梯上聊天。

『所以你从上海开始后去过哪里?』我问

『我从上海开始,然后去越南,寮国,泰国,然后到马来西亚,印尼,然后到印度,在印度待了六个月,然后到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克吉克斯坦,然后我本来要去土耳其,可是那时候要冬天了,所以我没去土耳其。』

『喔!对!土耳其冬天很冷』我心想

『我去俄罗斯。』他接着说

『你去俄罗斯!!?』我张大眼睛看着他

『对!我去俄罗斯』他哈哈大笑

『你在冬天的时候去俄罗斯』我不可置信地再问一次

『对!我去俄罗斯,然后去芬兰,瑞典,挪威。零下三十度』他笑得更大声,他的笑容很灿烂。

『我去俄罗斯的时候碰到很多自行车旅行者往南骑,然后只有我往北骑』他继续大笑。

我惊讶的看着这个人。

『我可以看你的照片吗?』我问

『我没有手机』

『相机呢?』

『没有』

『电脑?』

『没有,我身上唯一的电子产品就是这个。』他秀出他的手錶,一个很普通看起来像是在夜市一百块就买得到的电子錶。

『FREE』他大笑

我很惊讶,现在竟然有人旅行不带任何电子仪器的。

『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我问

『白马市,然后去划独木舟。』

『我刚划完独木舟』我说

『你刚划完』

『对!』

『所以你要租独木舟?』我问

『不!我不花钱』

『不用租的你要哪里找独木舟?』

『我做一个。』他做出砍树的动作笑着跟我说

『我旅行不花钱的』他接着说

『怎幺可能不花钱,那你的食物哪里来?』

『我去问餐厅他们有没有食物要丢掉的,可以给我。』他大笑

『每次都要得到食物吗?』我问

『我的经验大概是一半一半吧。』他说道

『那你的燃料呢?你煮东西的燃料怎幺来?』我接着问

『我去加油站看到有人要加油,我拿我的燃料瓶跟他们说愿不愿意付钱让我装满这个瓶子,他们问多少钱,我说大概 50cent,他们愿意付的。』我无言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旅行方式,我一定得跟他拍张照,我去掏出我的相机。

『你要我站到我的自行车旁边吗?』他问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山田与他的单车跟行李)

我说当然,这时我发现他车上绑的帐篷是 Hilleberg 的帐篷,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帐篷。

我兴奋地指着帐篷说『你用 Hilleberg 的帐篷?』

『对!1000 美金一个。但是 FREE』

『What the fuck?你怎幺有办法拿到一个 Hilleberg 的帐篷 for free?』

『我打电话去跟他们公司要。那时候我在瑞典,我打电话去他们公司说,要冬天了,然后我要骑单车去芬兰,我没有好的帐篷,我听说你们的帐篷是最好的,给我一个,然后他们就给我一个了,哈哈哈。』他纵声大笑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我继续打量他的脚踏车跟装备。

他跟我说他的后变速拨桿是坏掉的,所以他直接拉车架上的钢索去变速。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干!这样你也能骑。』

这时候我发现他的车是没有前变速器的,我惊讶地指着前齿盘说『你没有前变速器?』

『对!所以要变前变的时候直接用手把链条勾到齿盘上,所以我的手都黑黑髒髒的,哈哈哈哈』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骑着没有前变速器的单车从波士顿到接近白马市,六千多公里的旅程)

他秀出他沾满油渍的手说道

这家伙真是太疯狂了。

这时候一个当地人骑着沙滩车过来,山田跟他聊着银行上屋顶的印第安装饰,我听不太懂,天空飘起细雨。我跑去收相机盖背包套。收好相机后回去听他们聊印第安文化,山田问他知不知道哪里有专业的人知道怎幺製造独木舟。那个当地人说不知道,闲谈一会儿后那个当地人跟我们 say goodbye 后走了 。

那天我只骑了 70 公里不到,本来预计当天要骑一百公里的, 我有一股强烈的直觉,我不能只是这样跟他擦肩而过,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所以我跟山田说原本我是想再骑更多的,因为现在时间才四点半,可是我想要再跟你聊多一点,所以我们今晚这边找个地方一起扎营聊聊你觉得如何?山田说他原本也是想再骑更多的,but why not? 所以我们两个开始想要去哪扎营,他说要进去银行问看看这边有没有什幺地方可以扎营的,我说好。我们进到银行碰到一位女士,山田问她这边有没有哪里可以扎营但是不用钱的,因为我们是自行车旅行者没有那幺多钱去付营帐位,那位女士想了一下说往北三公里有一个博物馆可能可以,她要帮我们打电话去问问看。然后她就进到办公室里面打电话。我们两个在外面等时我跟山田说那博物馆我刚刚有经过,我觉得那里应该 OK,过了一会儿那位女士出来说那边的职员说可以,但是不能生火,离博物馆的建筑物远一点。我们跟他道谢后出来前往那个博物馆。他骑在前面,我骑在后面。他对每一台对向来车都很开心的跟他们挥手打招呼,不管那些车是不是回应他。 中间看他弯下腰用手去勾前齿盘的链条,他妈的还真能变速。真是天才。 博物馆才三公里不到,我们很快就到了博物馆,我们进去打声招呼,结果那两个女性雇员坚决的说这边不能扎营,山田问说可是刚刚在银行那边有位女士帮我们打电话过来问过说可以,其中一个女性雇员拿起电话说要问看看,挂掉电话后她说她们主管正在过来,要我们等他。 一会儿一个长得像年轻的肯德基爷爷的中年男子走过来,笑着对我们说法律不允许在这边扎营,但是离建筑物远一点,然后不要生火,他会装作没看到。 我们跟他道谢后往湖岸过去,那边有一栋存放印第安传统独木舟的建筑,门锁着,屋顶往靠湖的方向延伸出来,地面上铺着木地板,我们决定在这里扎营。 我说你有好帐篷,我有好食物,所以我们睡你的帐篷,然后吃我的食物。他很开心的说好,一直谢谢。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我们搭帐篷的地方)

『你几岁?』我问

『20』

『所以你 18 岁的时候离开日本。』

『对!』我们一边搭帐篷一边聊着

帐篷搭好后我拿出我的辛拉麵跟他说现在时间才六点多,所以我们先吃泡麵然后晚一点再煮马铃薯吃。

『哇喔~~~辛拉麵』他很开心的看着我手里的辛拉麵,好像已经很久没吃过了的样子。

『吃麵之前你要不要来一点大麻?』他问

『好啊!』我心想,试试何妨。

『你抽过吗?』他问

『没有』

『哇喔!你第一次抽大麻是让我请你的,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真是太开心了。』他说道

这有什幺好开心的,我心想。

『我不抽烟,不喝酒,但是我抽一点大麻』他接着说

『我有看过资料,其实大麻的成瘾性与对身体的危害比香菸低,但不知道为什幺大部分国家禁大麻却不禁香菸』我说

『对!你知道为什幺吗?因为你很难自己製造香菸,但是你很容易自己製造大麻。所以菸草公司去游说政府禁大麻,这就是原因。』 他回我。我觉得有点道理。

他开始捲大麻,我则是点火开始烧热水,他捲好大麻后拿给我,我抽了两口,没什幺特别的感觉,他说你抽慢一点,抽深一点,我照着他的话做,不过还是没什幺感觉,跟香菸差不多。这时候水滚了,我把麵丢下去煮,麵熟后递给他,他笑着对我说,你现在有感觉了吧?你的眼神不一样了。这时候我才发现,的确有感觉了,似醉非醉的,渐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点像喝醉酒又不太像,时间彷彿停止又彷彿飞快地流逝,自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一秒在干嘛,但是上一秒好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我心想这东西真危险。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他正製作着大麻菸,他手里的小刀是在芬兰时人家手工打造给他的,上面刻有他的名字,刀柄是用麋鹿的鹿角做的。)

『你现在觉得如何?』他问。

『我觉得这东西很可怕』我说。

『NO!你不必去怕他,他只是让你 High 而已』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抽完大麻后眼睛上吊的山田,我是不是也是这样?我不知道。)

『你不花钱那你大麻哪里来的?』我问。

『你如果看到某些人头髮跟我一样,他们通常都有抽大麻,我就跟他们要,抽大麻的人很乐意分享他们的大麻的。』他说道。

『你说你不花钱,可是总有些地方你必须花钱吧?』我没有继续大麻的话题,一边吃麵一边问他

『有。VISA。办 VISA 我必须花钱。』

『机票呢?你飞过来的吧。』

『对!机票我也得花钱,可是我从挪威飞到波士顿只花了 100 美金。哈哈哈』

『100 美金!!!你怎幺有办法找到从挪威飞到波士顿只要 100 美金的机票!!!?』我惊讶地问道。

『我用游客中心的电脑找到的。哈哈哈哈』他大笑。

『你说你要自己做独木舟去漂流,那你两个礼拜的食物怎幺準备,那里荒郊野外的没有餐厅让你讨食物。』

『不是两个礼拜!是两个月!我要飘到费尔班克斯去。我会準备一大袋米,然后我钓鱼。哈哈哈哈』

『你要飘到费尔班克斯去!!!?』我震惊的问他

『对!有人这幺做过。四个法兰西人吧,在前年他们用桶子跟木板做成舢舨,不算是真正的独木舟。』他说

『喔!我有看过那影片,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飘到费尔班克斯去。那到费尔班克斯后呢?』我问道

『然后接下来有两个腹案,一个是飘到费尔班克斯后再骑脚踏车去因纽克,你知道因纽克吗?』

『我知道,骑丹普斯特公路过去』我点头回他

『对!我要冬天去』

『你要冬天去!!?』我心想这家伙疯了

『对!我要冬天去。然后再想办法,可能搭飞机吧,到因纽克北方的一个研究站,那里只有两个人在那里,或三个人。在那里度过冬天,等到三四月的时候在滑雪去北极点,九百公里从那里到北极点。』他秀出地图跟我说着他的计画。

『为什幺要三四月?』我问

『因为冬天的时候太冷而且 24 小时都是漆黑一片,而五月过后是永昼,天气太热雪会溶掉,你就没办法用滑雪的过去了。』

干!Fucking Crazy!可是好酷!

『曾经有两个人这幺做过,我想成为第三个。』

『然后第二个腹案是往南骑,一直骑到乌斯怀亚,我想这个腹案的机率大些,因为穿越北极点需要很多好装备,这有点难。』

『可是你在巴拿马的时候你得坐船到哥伦比亚,那里没有路,到时候你得付钱。』我说道

『我用走的。』他回我

『你用走的!!!?』

『对,两个礼拜可以走到,都是丛林,但是有路,有些人这幺做,虽然不是很多。』

我从来都不知道那里有路…..

『你当初是怎幺开始的?』我问。

『我高中毕业后找了个工作,四个月后我把工作辞掉,买了一张机票飞到上海,然后我就开始了。』他笑着说道。

『我离开日本的时候银行有 8000 美金左右,我用那 8000 美金一直活到现在,然后我要继续用这些钱再过四年。』他接着说。

『8000 美金要在世界上旅行六年?』我问

『对!你觉得如何?哈哈哈!』

『那你的脚踏车呢?你总得买一台脚踏车吧。』我问道。

『我的脚踏车是捡来得,哈哈哈。』他真的很喜欢笑。

『捡来的?』我很好奇。

『对!我在上海的时候看到一台脚踏车,我观察他好几天,我很确定他是没人要的,虽然有些地方坏掉,但是勉强还能骑,然后我开始。你觉得怎样?哈哈哈』

『那你离开日本的时候到底都带了些什幺东西?。』我很震惊的问他

他指着他一个破破烂烂的灰蓝色背包,目测大概 15 公升左右吧。『我背着这个,里面装了一些衣服,然后飞到上海,就这样。』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山田离开日本时就只背着这个背包。)

『就这个破背包?』我问

『对!就他。哈哈哈』

『那接下来呢?』

『我骑着那台脚踏车往南,进入越南、寮国、然后到泰国』他开始细细地诉说他的故事。

『我在越南跟寮国的时候也是有买食物,一半一半吧,但是从泰国开始到现在,我没花过一分钱买吃的,也没花过一分钱在住的,哈哈哈。』

『然后我骑到马来西亚,搭船到印尼,然后搭飞机到印度南边,我在印度过了六个月,那是个很棒的地方,你应该去那边。』

『I will』我回他。

『在印度的时候很有趣,我搭帐篷在村庄旁边,一早醒来大家围着你叽叽喳喳的,然后拿一堆食物请你吃,叫你吃多一点。 我在印度的时候沿着西边往北骑一直骑到新德里,我本来想继续往北骑到中国,可是没办法,那边的国界很严。』

『那骑到巴基斯坦呢?』我问道。

『我是可以骑到巴基斯坦,可是我没办法从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所以我从新德里飞到了塔吉克斯坦、然后经过乌斯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然后进入伊朗。然后到了亚赛拜然、亚美尼亚,然后本来要去土耳其的,可是要冬天了,所以我去俄罗斯。在俄罗斯待了一个月后进入芬兰,经过瑞典,挪威,你看,我还上了挪威报纸的头条。』他秀出他的报纸跟我说。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我在芬兰的时候一直往北骑,到了最北端有一个当地原住民的部落,很小,三百多人而已,每个人都互相知道每个人,我在那里跟他们度过冬天,我的工作就是帮忙他们做他们的传统耳饰。』

『我还在外面搭帐蓬过了两个礼拜,那里非常非常的安静,四下里漆黑一片,只有黑夜没有白天,你根本搞不清楚现在是 PM 还是 AM,时间彷彿随着寒冷的天气冻结一样,唯一让你感觉到这个世界还在转动的只有天空中挥舞的极光。』 他的眼光飘向远方说着

那一刻我看着他,脑海里浮现一幅画面,在一片漆黑的原野上,天空挥舞着极光,雪地上只有一顶帐棚跟一团篝火的画面,彷彿我跟他一起身在那冻野中。

『那里半年白天半年黑夜,当地人说那是他们的一日,哈哈哈。』他笑着说道。

『你当初怎幺会有这个想法的?我的意思是这种旅行的想法。』我问道。

『我在那工作的四个月的时候我看了一本书, 一个日本人骑单车环游世界的书。』

『骑了七年?』我插话跟他说。

『对!你也知道那本书?』

『我知道,我出来骑单车旅行就是因为看了那本书。』

『我也是,哈哈哈』我们两个一齐大笑。

『那你有兄弟姊妹吗?』我问道。

『没有,我是独生子。』

『你的父母呢?他们怎幺想?』

『他们说:You go. Go crazy. 哈哈』

我笑了出来

『不过只工作了四个月就出来了,真疯狂。』我说道。

『我不想活在那个 Fucking System 里面。』他收起笑容。

『每个人想的都是赚大钱、买大房子、买大车子,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

我看着他,点点头。

『虽然我现在过着这样的生活,可是我很快乐,真的。』 他低下头扒了两口麵。

『你看你的车子需要锁,可是我骑着这样的车子我不怕被偷。』他指着我座垫下的锁头说道

『在我旅行中很多人要给我钱,但是我拒绝他们,我只接受食物或东西。』

『我故意不用比较好的单车跟装备,因为如果我用钱去买,我就会想要在追求更好、更轻、更漂亮,那我就又掉进那 Fucking System 里面了。』

『很多人说我这样什幺都没準备就去极寒地带很危险,可是我不怕,我并不怕死,Chung,什幺是死亡?对我来说如果你的灵魂死了,那才是死亡。你知道吗?在历史上很多大人物他们并没有死,他们地精神活在我们的灵魂里,对我来说他们永生不死,我要成为像那样的大人物,改变这个世界。』

『虽然我活在贫穷里,可是我的精神、我的灵魂是富有的。』

他的这些话像浪涛般一波波的冲击我的脑袋。

『在你这样的旅行中没碰到什幺困难吗?』我问到。

『当然有,而且很多,可是即使如此我还是开心,因为我每一天都过得不一样。』

『而且在我的经验里面,人们总是很乐于去帮助别人的。只要你想,每件事都是可能的,你看,刚刚那两个女职员一直说 NO!NO!NO!可是那男主管就说可以,所以每件事都是可能的,只看你要不要去做。』

吃完饭我借了他的笔记本来看,他问我还要不要抽大麻,我说不要,我喜欢保持脑袋清醒,这样子我才有办法思考。他说我这样很好。我没回他,继续翻看着他的笔记本,他每天都写日记,虽然大部分是日文我看不懂,但从笔记本一些页面或角落作的笔记,我知道他很认真的在学习,学习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跟在极寒地带求生的技能。他也问了我一些中文的发音,他问了我大哥的中文怎幺讲,从那以后他一直叫我大哥。 即使他拥有的东西那幺少,他还是很乐于跟我分享 ,晚上他掏出睡袋时我问他这是你唯一的睡袋?她说对,他在芬兰时人家给他的,是颗好睡袋,可以度过零下三十度没问题,他试过,问我要不要睡他的睡袋,我看着他的睡袋,跟我的差不多大,不过比较旧。他也完全不介意我乱翻他的东西,即使是护照。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山田的日记本)

那晚,我们谈了很多,关于人生、关于爱情、关于快乐。直到深夜,我们躺下去睡觉,但是他的话像回声一样一直在我脑海里来回碰撞。整个晚上我一直想着他的话。

隔天早上我煮早餐时他问我要不要吃他的食物,我看了一下他有什幺东西,一些罐头,一小半包义大利麵,还有一堆从便利商店拿的番茄酱包跟糖包。我说还是吃我的吧。吃完早餐收拾好装备后我问他 『当你骑在路上碰到一些像我一样的骑行者,有着好的单车、好的装备,你不会羡慕我们吗?』

『不会!就像我昨天说的,如果我追求更好的单车、更好的装备,那我就又掉进那 Fucking System 里面了。我现在骑着这单车一天能骑一百公里,这些装备能让我睡在零下三十度的晚上没有问题,我还需要什幺呢?』他毫不迟疑地说道。

我问了个蠢问题。

跟他在路口依依不捨的拥抱,曾有一度我想跟他一起骑回白马市,因为从白马市飘独木舟到费尔班克斯的旅行实在太迷人了,但是我不行,我不能只是 Follow 他,我要有我自己的冒险。所以我跟他在公路上分道扬镳,他继续往北,而我往南。骑在路上,我心里渐渐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彷彿一幅人生蓝图的卷轴,原本只摊开到乌斯怀亚的地方,而现在这幅卷轴渐渐的往后滚。

后记

在我邀他一起宿营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写一篇关于他的网誌,那时我在想标题要怎幺下,我一开始想的是最疯狂的人,跟他谈到一半时我想说用最真的人,不过最后决定用最富有的人来当标题。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在那晚我们谈话后,他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几个问题。)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早上我煮了马铃薯泥加燕麦)

让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诉你: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真的能找到自

(翻了他全部的装备真的没一样好东西,除了帐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